风轻&白夜

虹猫蓝兔的拟人,人体太废了没拍。。。

救赎的一点想法

好久没更救赎系列啦~不太想更,没有恋爱的感觉,写不出想要的感情。
但是私心想的是,福在迷惘中,问了很多朋友,参考了大家的意见,迟迟不能做决定。这个时候sans告诉福,不要紧,我可以成为你的助手——你的背后有我,我即是你的护盾。
于是就是一个大小姐与执事般的展开(つд⊂)白天在外干练优雅的大小姐回到家懒懒地躺在沙发上跟执事抱怨今天遇到的奇行种,执事端过来一杯咖啡顺势在大小姐额上轻吻一口。。。啊我的少女心
不过可能不会展开详写了。。

记错了凤昭的头饰。。。但,这真的是昭君_(:з」∠)_

混个更。。。憋不出来文。。
所以随便写点啥,免得好不容易攒的粉以为我gg了。。。
应该能看懂。。第二张蓝字是sans,绿字是frisk~

救赎(5)

*简介看第一篇
*啊终于可以写cp了我好兴奋(sf向)
*之前小天使名字打错了,不过应该不影响阅读吧。。懒得改
*对话可以说是跟原作差别很大了。。
*接下来就是和平线了(o´ω`o)

正文
1
通过了安黛因这一关,接下来的战斗味同嚼蜡。福杀死了热域和核心的所有怪物——包括那个蜘蛛小姑娘与偶像机器人。
一路上福杀的怪物越来越多,见到的怪物也越来越少,可福的心底却越来越迷惘,脚步也越来越沉重。
她想起了羊妈妈拖丽尔的温柔笑脸,派帕瑞斯对她的鼓励以及安黛因临终前的话语...
是你,摧毁了他们的生活,夺走了他们的希望...
这样想着,福踉踉跄跄地来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前。
那里,有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等待着,金色的光辉洒在他的身上,看起来圣洁无比。
“你来了。”那人缓缓开口,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似乎还要更镇定些——只是那冷静之下,掩藏着令福战栗不已的情绪。
“我终于,找到你了。”福说道。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悲伤——她想要的答案,很可能就在这里,也可能,她永远也找不到答案,而这里便是她的临终之地。
“你似乎很迷惘,孩子。”sans的眼睛在金色的光芒下熠熠生辉。
“...”福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开口。
“所以,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sans又开口了。
福竖起了耳朵。
“你是不是觉得,即使最坏的人也能改变?”
“只要经过努力,每个人都能变成好人?”
福死寂的眼里有了一丝亮色,她抬头看向sans,仿佛在等他给出答案。
sans对上福的眼睛,微微一愣,眼底似乎有些迷惑——可这迷惑也就持续了不到半秒的时间——他闭上眼,摇了摇头,又睁开眼,这次,眼里已是漆黑一片,就像是黑洞,会把福的灵魂带到万劫不复的地狱。
“那我有个更好的问题——
你是不是想吃点苦头?”
四周杀意顿起,福明白sans要开始和自己战斗了。
福不想战斗,她倦怠着,思考着sans刚才的问题——眼睛紧紧盯着对面的那人。
“今天是多美好的一天啊,”sans却不攻击,反倒是看着窗外的阳光。他说话的语气竟像是在对一个老朋友做感叹。
福很想回答他,可这再好的天气,也驱不走福心里的阴霾,于是她乖乖闭上了嘴,看着sans.
“小鸟在歌唱,鲜花在绽放...”
“像你这样的孩子,”sans转过身来,漆黑的眼窝看的福毛骨悚然。
“应 当 在 地 狱 里 焚 烧 ”
话音刚落,福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在sans的攻击里,回到了存档点。
我不能放弃...我要接着走下去...
福又一次来到了sans面前。
“呀,你看起来像是死过一次的人呢。”sans戏谑道,脸上却没有任何笑意——这让福怀疑sans是不是能够知晓存档前的事情。
一次又一次的死亡,骨头穿过身体的痛处还未消失,下一场战斗紧接着来临...
在摸清了sans的战斗套路后,福小心谨慎地闪避着sans的攻击。自己的每一次攻击都被sans闪避掉了,连带着sans审判般的话语,福感到寒意与罪恶。
2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
福也为自己的坚持感到惊奇。
sans不再计算福死掉的次数,而是每次直接展开主题。而他对话里关于时间线的研究。。。
也坐实了他具有某些特殊的能力。例如,能够记住福在读档存档时覆盖掉的那部分记忆。
这一次,sans似乎很吃力。
在数不计数的攻击后,sans气喘吁吁,他沉默了片刻,突然选择了饶恕福。
福惊讶地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的sans,心里一沉,再次攻击向sans.
如今我这副模样,为什么还有人会选择饶恕我?
福自嘲的笑笑。
看来,她开始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了,但对改变这些无能为力。
举起了刀,福再次向前。

2
福站在原地,望着地上的蓝色外套和红色头巾,久久不能回神。
她最终还是杀了sans。
sans在她无视了他的饶恕后,自嘲地笑了笑——反正,尝试一下,还是值得的,不是吗?
福心头一颤——他难道,真的想饶恕我?
可我已经,回不了头了。
那个人甚至还想一直待在自己的回合里,让福永不攻击——可他却睡着了。
福被禁锢在sans所施加的牢笼中,趁着他不注意,释放了最后一次攻击。
果然,他的生命是那么脆弱,只轻轻一下,便灰飞烟灭了。
福杀了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强大的敌人,可与此同时,她心里仅存的希望也破灭了。
福在之前就想,如果她的生命里能有什么转折点,那这个人,一定是关键的一环——福现在还坚持着这个猜想。
可是,这个人,已经死了。
地上的蓝色外套,也仿佛是在嘲笑福内心的空虚。
福再一次下定了决心。
3
面对着又一次出现的福,sans无奈地说道:“你脸上的表情…………嗯,我不会用言语来描述呢。”自嘲般地叹了口气。
一瞬间,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这只骷髅还...有那么一点点,魅力???
这种错觉只持续了一小会,因为接下来就又要面对排山倒海般的攻势了。
sans似乎有些震惊于福的熟练,就好像她已经经历了同样的攻击成千上百次——而他模糊的记忆也提醒着他,的确如此。
又是一样的台词。
sans选择饶恕福。
福沉默了片刻。
sans脸上开始冒汗。
福开口了。
“呐,我想问问你,我这样的人,真的还有救吗?”
这下换做sans无话可说了。
福接着说道:“嘿,这听起来可能会有点奇怪——毕竟我们才见过几次面,但我却要跟你说一些似乎只能跟最亲近的朋友才能说的想法。”
福不顾有些发懵的sans,随意找了块凸起的砖坐下。
“我是一个孤儿,一个从未有人爱的人。”
“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恨意,我想毁灭它。”
“在废墟的时候,我从杀死怪物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力量的快感——于是我想毁灭这个世界,这个我讨厌的世界。”福很平静地说道,仿佛在说一个与她毫不相关的故事。
“在路上,我杀了许多的怪物——拖丽尔,安黛因,派帕瑞斯——”
sans在听到派帕瑞斯的名字时瞳孔很明显地黯淡了下去。
“他们似乎都拥有着我所没有的东西。善良,关爱...”
“我曾经是如此渴求这些,又是如此憎恶这些,”
“直到我再次遇见他们,并摧毁他们之后,我才发现,我犯了一个,会让我后悔万分,万劫不复的错误。”福开始有些颤抖。
sans突然说话了,眼睛依旧深不见底:“既然会后悔,那当初为什么要做出那样的选择?派帕瑞斯这样连谁都不忍心伤害的人,你都——”
“对不起。”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出这个词。
“对不起。。呵呵,又有什么用呢。”sans突然笑了起来,眼里闪着蓝色的,愤怒的光。
“你看看你,就像一只鳄鱼,流着假惺惺的眼泪。”
福摸了自己的脸,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满脸泪水。
她突然急切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自己现在没有资格说这些——但是,我还是想说——”
“我后悔了。”
“而那个可以救我的人,除了你,我想不出来有其他的人了。”
福单膝跪在了sans的面前。
sans再一次愣住了。
“如果有一个人,他能审判我的所作所为——”
“那他也知道,我该怎么做才能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不是吗?”福说道。
“这个世界的人们都是那么的美好...而我因为自己的恨意毁灭了它,也毁灭了我自己。”
“如果我能得到救赎的话...我想,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恢复这里的一切,即使是献上我的灵魂——我这已经堕落了的灵魂。”
“我的审判者——我选择饶恕你。”
“求求你,救救我吧。”
福吻上了那个人的指节。这就像是一种仪式,让福坚定了,自己的,
决心。
“你当真要这么做?”上方传来了一如既往的,低沉又冷静的声音。
沉默了一两秒,或是一个小时,一辈子——福的心在彭彭直跳。
紧接着,福感到自己被一个怀抱拥住了。
“好吧,kid...”耳边响起了那人的声音。
“我意识到,你可能真的,想做点什么...”
“所以,听清我的忠告。”
“别再回来了。”
熟悉的疼痛感,福感到自己的意识正在消散。
“我可以得到救赎,是吗?”福断断续续地问道。
“是的,kid,你可以。”面前的sans绽开了一个微笑。
福也笑了...
又一次回到了存档点。
福想,这次,我不会再那样做了。
因为,我得到了救赎。
*作者的一些话*
首先,肯定没有完结...
然后,我觉得文里有的地方有些不清不楚的,所以还是解释一下好了。
第一,福为什么一直想得到sans的救赎而对其他人无动于衷?
因为其他人的行为,都不及sans的更加能够针对福的行为。拖丽尔是想把福当自己的孩子,帕斯瑞斯是想抓人类,虽然最后他是想劝福回归正道的,但这和sans不一样,下面说。安黛因也是,出于想夺取人类灵魂拯救地底世界的大家,以及阻止福毁灭这个世界的动机。他们的目的都跟福有关,但又不是完完全全的有关。
但sans是纯粹的。他审判福的所作所为,他观察福的一举一动,这是属于福和sans的羁绊。而sans的力量也最为强大——这让福认为,如果有人能救她的话,也只有这个人了。
第二,福怎么突然就醒悟了?
在我的构思里,福是一个内心深处有善良的孩子,但对于这个世界的恨让她想要去毁灭这个世界。当然,如果她真的毁灭成功了,我想她应该会在不久的将来自杀的。。。
而她在见证了拖丽尔,派帕瑞斯和安黛因这些存在着种种美好的美德的灵魂后,动摇了,但福在内心深处已经认为自己是个杀人犯了,即使重置世界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在她杀死sans第一次后,她意识到想改变这种状况的,只有回去饶恕sans——这也是走投无路的她最后对自己心灵的救赎了。
3.为什么sans嘴炮了几句福就回心转意了。。
福其实心里只是缺一个点,这个点就是让她觉得自己能被救,能有勇气和信心去重新面对这个曾经被她毁灭的世界。所以,sans的话只是让这个点变成现实,而得到了这个承诺的福,也真正的得到了救赎。
大概几个我觉得需要解释的地方就这样了。。。
没人看文哭唧唧。。。
以及接下来会写福走和平线(o´ω`o)虽然心里得到了救赎,但福还是会害怕自己不能控制自己,已经觉得自己不配得到别人的爱。
所以又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救赎(4)

*简介看第一篇
*因为很想写sans×frisk的片段,所以其余的写的满水的..凑合一下吧,以及因为前几篇cp的部分太少就不占tag了
*依旧是跟原作对话什么的有点出入
*写了很多无关紧要的流程导致不知道怎么写sf在审判庭的见面了...缓会儿再更吧

正文

1.
雪镇如同死镇一般。
在拿走了商店里所有的补给品后,福念着那张老板娘留下的字条,嘲讽却又叹息。
“请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呵呵。至少你还有家人。
福并不是没有过动摇。但至今为止的几次犹豫迷惘,都撼不动她那可怕的,血红的,
“决心”。
这条路,我不会回头的。
福如此的想着。
那条路的尽头,站着一个红色的身影。
帕斯瑞斯在岔路口站着,福与他两两相望。
“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成为伟大的人!”他这么说道。
“我,帕斯瑞斯,愿意做你的导师!捏嘿嘿嘿嘿嘿嘿!”
福有那么一刹那迟疑。
伟大的人?
我?
我是一个杀戮的死刑犯,是要摧毁这个世界的人,才不会做你所说的什么,伟大的人。
福戴上了手套。
帕斯瑞斯选择饶恕福。
福又想起了自己气若游丝的时候,拖丽尔小心翼翼不打中自己的样子。
深吸一口气,不再有任何迟疑。
战斗。
2.
福足足睡了一整天。
旅馆的房间十分安静,毕竟镇上的人都逃走了。
在帕斯瑞斯说完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句,
“可是,我看好你哦。”之后,
福感到深深的疲惫。
明明只砍了一刀,为什么会这么累?
福不明白。
她回到了镇上的旅馆,打算好好睡一觉,身后的红围巾不知何时没了踪影。
福是从梦里醒过来的。
梦的内容她记不大清了,只有最后杉斯的那句,
“我会让你吃点苦头的。”
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福起身,朝着下一个地点出发。
她不明白,自己都这样做了,为什么帕斯瑞斯还能在生命的最后,对她说出,“我看好你哦”这样的话。
这是个傻子吗?
福嘲讽般地笑了笑,嘴角却不由自主地下撇。
杉斯,他为什么不来找自己报仇?福找了他很久,杉斯实在太过神秘,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没有把握打败他时就要去找他,只是觉得如果自己的命运里有转折点的话,无论是转向好的,还是坏的,那一定是他。
这,还是直觉。
3.
福来到了瀑布。
一路上依旧寂静,只有流水声和回音花的声音与福相伴。
怪物的鲜血流了满地,福的love也越来越高。
直到她遇到了那个身穿铠甲的女队长——安黛因。
英姿飒爽,一看就是个厉害角色。她的存在,让福第二次感受到了窒息。
“呼。。。呼。。。”福奋力奔跑着,抵御着安黛因的攻击。
“她可真强。。。”这样想着,福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在被怪物小孩阴差阳错地“搭救”了两次之后,福看着面前的怪物小孩。
“安黛因说,你杀了很多人。。。”怪物小孩的话语有些颤抖,但她他接着又加大了音量,仿佛在给自己打气:“嘿,我说,你要是再向前一步,我就。。。”
福毫不犹豫地挥刀向这个毫无战斗力的小家伙。
令福震惊的是,那个看起来千军万马都阻挡不了的安黛因,竟然替这个毫不起眼的,没有任何特点的小家伙,抵挡下了致命的一击。
“我下次叫你走,你就快走,知道了吗?!”
安黛因嘶吼着,身体开始慢慢涣散。
福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安黛因。
这世上。。居然有人会舍弃自己那么强大的力量,去保护一个没有丝毫作用的,小孩?
“我该说你是可敬,还是可笑?”福开口道。很有意思的是,福这是发自内心的提问,她此刻的表情,就像个迷惘的孩子。
“住嘴,你这丧心病狂的杀人魔。你没有资格评判我。”安黛因咬牙道。
福的内心震了一下。
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安黛因逐渐消散的躯壳,又聚集成了一具新的,看起来更加坚韧的身体。
4.
“这已经不止是关乎怪物了,是吧?”安黛因说道。
“为了怪物的未来,人类的未来,我必须要阻止你。”
此时此刻,狂风刮过这寂静的瀑布,风是寂寥的,却又像是混杂着无数怪物灵魂的呐喊,哭泣,与他们那女英雄——不灭的安黛因一起,面对着福。
福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此时此刻,她已经感觉不到内心的情绪,愧疚?恐惧?狂妄?冷漠?这些都没有。
此时此刻,福只能紧张地躲避着安黛因一次又一次的攻击,努力地给安黛因补上一刀。安黛因敏捷的身手让福无暇分心,只能全心意地投入到这场战斗中。
面前是一位真正的对手,安黛因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英雄,而自己...则是离经叛道,为世界所不容的那个异类。
可即使这样,我也不想死。
我要活下去...既然这个世界与我为敌,那我就要毁了这个世界!
福这样想着,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大颗的汗滴从脸颊两旁留下,这场生与死的搏斗,终究是要分个胜负。而福,不能输。
终于,在无数的回合之后,安黛因倒下了。
而即使是在身体消散的最后,安黛因微笑着,她仍不放弃希望。
仿佛输的那个人,是福。